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李江航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古墨氤氲太极风——从“开先气象”看李氏山水

2017-01-12 15:58:12 来源:闲花斋作者:洪天雨
A-A+

作者:洪天雨(浙江省杭州市富阳区黄公望书画艺术研究院院长)

  李江航的焦墨山水,在当今画坛别树一帜。其山水气象以笔墨为本,尤喜焦湿相融之风。倡导阴阳刚柔虚实之变,主道禅辨证之学。

  放眼宏观。追摹造化。李氏山水的养眼点都是那神秘莫测的混沌世界,是混沌世界中的那种瞬息万变的阴阳律动。

  李江航用他独特的秃笔焦墨技巧,摒除色彩,在黑白世界中窥造化,以特殊的笔墨语言,在凝重静穆中触摸混沌世界的心脉博动,并以此来震撼读者灵魂。

  本文试从笔墨技法与哲学思想两个层面来解读李家山水。

  首先,让我们从笔墨技法层面来欣赏李家山水的别样风韵。

  风格是作者的宣言。风格通过画面本身自然流露,传达给读者一种明晰的价值判断和艺术取向。或写实,或写意,或淡雅,或浓烈,或刚健,或阴柔,或简洁,或繁复,或轻盈,或厚重,或艳丽,或古朴,千姿万态,不一而足。但无论如何千变万化,终归不脱“外相”二字。读者能够透过对画面的审读,对作者个性偏爱以及艺术追求作出大致判断。

  李江航的风格特色,大致可用四个字来形容:大道至简。

  观李氏山水,基本就是黑白二色。一张纯白宣纸作为底色,黑墨点线在那白色空间往来穿插自由组合,星星点点镂空留白,形成一种神秘莫测的视觉效果。画家摒弃斑爛的色彩,只用墨色来表达胸臆,纯粹以变幻莫测的笔法来挥洒心中意象。这样的表达方式极具挑战性。

  李江航的笔墨招数,看似漫不经心信手拈来,毫无规律可寻,实则笔笔不逾矩,笔笔见功夫。用这种笔法组成的画面,具有强烈的创作唯一性。不可复制。这是因为,作者在进入创作状态时,追随胸中意象,一切随机而动,随缘而发,完全沉浸于物我两忘的艺术氛围之中,一切点画墨线,俱为即时反应。作者胸中揣着那个强烈的意象,眼前浮现着那片朦胧的气韵。这种意象气韵稍纵即逝,用细致入微的描绘无法捕捉于纸上,只有彻底摒除外界干扰,全身心潜入胸中意象忘却荣辱得失忘却笔墨技法,一任心摹手追,方能显示如此神效。

大势图 492x40cm

  李江航的山水长卷,呈现在读者眼前的,往往是一条墨色神龙在苍茫天宇中神游舞动,遍体鳞光闪烁,龙体精气鼓荡。整幅画卷,只见蓬勃的生命气息在墨韵中涌动,只见神秘的灵魂在虚空中游走。这种厚重中充满灵性的画面,以强烈的内在精神力量攫住读者的灵魂,形成奇特的审美效果,特别耐读耐品读。

  李江航先生的单幅作品,在运用笔墨点线构成基本物象的同时,偶尔也用中间灰色作为衔接过渡。但这种灰调的原材料仍是墨色,无非加入些许水分予以适当淡化渗透,以一种恰到好处的湿墨在画面上形成一种奇妙的中间色调,为营造混沌效果推波助澜而已。这种“色”调,纯净透明,润洇自然,色不碍墨,墨不掩色,互为映衬,让画面中的物象显得浑厚华滋,生机勃勃。

  说到底,斑斓色彩终属外部世界的皮相,可以悦人眼目,亦可迷乱人们的心智。只有混沌黑白组成的太极旋律,才是宇宙内在的核心要素,才能摄人魂魄,让人沉浸于斯。哲人李江航,深谙此理。

化身 17x23cm

禅定 17x23cm

禅在 17x23cm

围绕 26x35cm

岩饰 26x35cm

  其次,我们再从哲学层面来对李江航先生的艺术思维试作阐释。

  李江航先生重哲学,好禅思,藏道心。

  本次开先寺写生作画,纯属机缘巧合。开先寺守门僧住持与李江航,“实为因画识人之出格,因人识画之拙古,一见如故。冒雨登门诚邀画家“出山”作画,旨在以画造势,为振兴古寺鸣锣开道。面对世上无数成名画师,住持高僧独选以黑白二色特立独行的李江航,实属慧眼识珠之举。“开示众生见正道,犹如净眼观明珠”,此之谓也。

  李江航不负高僧重托,欣然前往。在入住山寺写生创作期间,凡45日,画家与高僧如故人归巢,旧人相逢。经常潜心一处互相砥砺,切磋佛法纵论艺事。画家风雨无阻,置身山野林泉。松枝作薪,泉水煮茶。每日晨起,必沐手静心,手抄《心经》数卷,乐此不疲。

  表面看来,这只是一种程式,入乡随俗,入寺随僧,顺手做了一门寺庙日课而已。但从骨子里剖析,却是画家的一种生存状态,是哲人的一种精神追求,是散修的一种修炼需求。在当下这样一个浮华世界,在满世界光怪陆离的外部感观刺激之下,自觉秉持这份心境,实属难能可贵。只有始终保持内心宁静专注一意孤行的清修者,才会有这样一份特殊的禅定心力。眼观外宇宙,万般变幻眼底过;心观内宇宙,一点灵台居正中。唯其如此,方可得此道心。

  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心经》中的无,是一种相对的空,主观意识里,就是放弃眼前所见的,忘却周边一切存在的,是一种若即若离的微妙的感觉,是一种空灵明悟的心灵状态。

  恍兮惚兮,其中有像,恍兮惚兮,其中有信。说的就是这种若即若离的虚空之相。这种状态,往往是艺术家产生传世佳作的关键时刻。笔者相信,黄宾虹先生晚年的某个时段,曾经偶尔进入过这种特殊的精神状态。而李江航先生在自己的创作生涯中,经常会自觉或者不自觉地进入这种特殊的精神状态。尤其是在庐山开先寺的艺术创作活动期间,这得平时偶尔出现的精神状态可能曾经上升成为了一种非正式的常态。

  老子的《道德经》与佛教中的《心经》,在精神本质上异曲同工。是李江航深藏于内心修身养性的宝典。恍兮惚兮,其中有像,恍兮惚兮,其中有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禅道合一,抱一归真,是李江航先生的精神旨归。这种特殊的人生观宇宙观一旦融化在山水画的创作之中,便呈现为一种超常的艺术意像。李江航先生平素在创作中注重追求先秦古法和着意强化金石意趣等等诸多偏爱,亦源于此。

经藏图 38x105cm

喷雪图 38x105cm

海会图 38x105cm

深入图 38x105cm

  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下母。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那么,这里的自然又是一种什么状态呢,笔者以为:并非我们平常意识中的那种已经存在的外物,那一片山或那一片水。并非特指某种肉眼直接可以触及的、用你的眼光可以反复抚摸反复把玩的那种具体的物像。而是一种超视觉三观的特殊存在。是一种介于视觉听觉和灵魂深处的缥缈意识的特殊存在的山川气象。这种“气象”,只有通过灵魂的内视才能隐现于作者的心灵之中。换言之,是一种稍纵即逝的特殊“意像”。这种“意像”,一旦被画家敏锐地捕捉到,以一种特殊的笔墨技法表达出来,就成了一种看似静穆厚重实则虚空灵动的山川“气象”。李江航的焦墨山水,正是这种胸中“气象”的笔墨再现。

  仁者李江航言:黑黑处,有大光明。佛法言,打破黑漆桶,许知娘生面。最密实的笔墨之间,无处不存在气息的涌动与鼓荡。这是一种高妙的笔墨功夫。背后支撑着这种笔墨功夫的,是一种对混沌宇宙内核裂变深刻理解的精神世界。

  这一创作现象,这种特殊的笔墨功夫,让我们很自然地联想起另一位曾经孤军奋战独立巅峰的笔墨大师黄宾虹先生的终生追求。

  黄老先生一毕生精研笔墨,曾言:“中国画舍笔墨而无他”。以此强调笔墨在中国画中的极端重要性和不可替代性。宾翁倡导“五笔七墨”法,将笔墨运用得出神入化,将笔墨技法推向一个全新的历史高度。但是,观先生画作,先生终其一生,仍然只在具像上漫游。至多只是在写实写意之间游走,没有到达具像与抽象之间自由来去的那个特殊境界。

  石涛在题画诗中曾言:“黑团团中墨团团,黑墨团中天地宽”,提示了中国画用墨的本质所在。晚年,黄宾虹先生对此已有一种全新的理解。笔者以为,宾翁那时心目中的山水可能已是这那番混沌初开的神奇景象。其实,那就是一种灵光一闪的混沌状态,是一种眼盲之后长期面临灰暗世界时的某种特有的心灵顿悟。可惜因为身体状况与其他种种综合因素的制约,宾老在艺术实践中并没有完成那次本质上的艺术腾飞。

  笔者曾仔细研究过宾翁那个时期的特殊作品,结果发现,先生由于视力几乎丧失殆尽,再加上当时的纸墨材质均差火候,先生又只能凭着感觉在咫尺宣纸上反复叠加笔墨,连本人一最强调的“月移壁”的功夫都未能在画幅中再现,几乎把满纸黑墨点线叠加而成的“混沌世界”中所有的气孔全部填满了,最终把一张雪白的宣纸画成了黑漆皮那样的铁板一块,失去了“混沌”二字的奥义,失去了“无极生太极”的必要空间,也就抽走了必不可少的生命气息。心到了,手没到,意到了,笔不到,精神顿悟的维度到了,腕底笔墨却已经无法跟上思维突破的境界。这些特殊作品,在老先生的各类画集中极少现身,但笔者曾经在某次展览现场亲眼见证:许多读者面对一代宗师最后留下的那些黑铁皮似的奇怪作品,只是轻轻叹息,感到莫名其妙无法解读。很少有人对这位老画家在那段时间所产生的这一特殊创作现状的心理动因追根究底,至少,在公开场合没有听到过任何合理的解释,大家都违莫如深三箴其口。这里,笔者抱着敬重之心冒昧试作如是探析,相信对一代宗师的完美形象不会因此带来丝毫影响。

  幸运的是,宾翁晚年胸中的臆像终于引来了后学者的追寻和探索。一种中国山水画中特殊的笔墨语境,一种以黑白墨色组成的生生不息的混沌世界,一种妙不可言的山水“气象”,在李江航的一系列“气象”系列作品中呼之欲出,给人一种非常强烈的心灵震撼,一种耳目一新的艺术感染力,一种过目难忘的深刻烙印,一种浮想联翩的艺术反思。可以说,这是一个重大突破。笔者以为,在黑白世界的抽像与具象之间,在这个特定的创作理念和创作实践方面,李江航先生已经初步实现了某种超越。

  诚然,从李江航先生目前的创作现状来看,尤其是就某些“意像”作品的笔墨表达方式而言,也许尚有可以完善之处。此外,从目前受众层面的认知度而言,李氏山水欲在更多的读者中引发共鸣,还须假以时日。正如开先寺守门僧住持所言:“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未审大众于江航仁者之笔墨处,能见得诸相非相否?若见,则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若不识则与山僧同入开先寺中,拾枯松煮瀑布去也!”高僧法眼,胸怀坦荡,早对世人反应了然于心,无论如何,皆不着相。江航先生对此亦有充分的自省与自信。风雨雷电俱入画,湿鼓难擂奋力催。李家山水营造的那种独特“气象”,已经足以让识者沉醉其间畅怀神游。

吉祥图 109x185cm

  

吉祥图 109x185cm

三昧 48x60cm

  

归一 48x60cm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李江航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